貴州:一場由大數據引發的經濟破壁之戰

發表時間:2019-08-13 19:57:03

      “這是一座偏居西南一隅的城市,曾被戲稱為‘沒有存在感的省會’。從2013年到2018年,大數據產業在這里從‘無中生有’到落地生根,再到風生水起,這座城市成功地實施了一場華麗的逆襲。如今,它以當前中國經濟罕見的兩位數增長率,領跑全國城市。它以創新驅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路徑,成為后發優勢地區仰望的標桿。”
        
在由中國新聞社《中國新聞周刊》主辦的“影響中國”2018年度人物榮譽盛典上,貴州省貴陽市被授予“影響中國”2018年度城市稱號。
       “數字化”、“轉型升級”、“創新引領”,這樣的字眼出現在貴州身上并不是第一次。             2018年5月,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推出報道——《GUIZHOU: THE ROAD TO SUCCESS》(貴州:成功之路),文章從貴州的交通建設、扶貧進展、旅游文化等領域報道了貴州如何走上成功之路。
       這并不是CNN第一次將目光聚焦到貴陽。早在2018年的3月,CNN就刊出文章——《貴州:中國的大數據“硅谷”》,文章指出,貴州省貴陽市被美國智庫梅肯研究院評選為中國表現最佳城市,此外,在這篇文章內,CNN還生動地描述了西南省份貴州如何被大數據改變的故事。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貴州正在成為中國甚至世界綠色發展的模范。貴州是中國的‘綠色走廊’,同時也是中國的‘數據峽谷’。”大數據改變一個省會的故事不僅發生在CNN的報道里,在阿根廷最大的新聞門戶網站、南美最大的APP平臺Inforbae上,貴州被描述為“中國的一個空氣純凈率達97%的新‘綠色走廊’”。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貴州“貧窮落后”、“經濟發展遲緩”的“干人”形象正悄然改變,而這樣的改變,或許可以從大數據說起。

  不要老是議論,看準了就干

   ——吳曉波《激蕩三十年》

  “貴陽在大數據的發展上,自認當時和東部地區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誰掌握了數據誰就掌握了先機,所以我們考慮從數據來實現突破。”貴陽市大數據發展管理委員會主任唐振江回憶起貴陽發展大數據的情形。
       
2013年是中國的“大數據元年”。彼時的世界經濟形勢持續低迷,歐洲的經濟危機和債務危機繼續惡化,美國的經濟增長保持疲軟。數據顯示,2013年,美國的經濟增長率為2.2%,德國的為0.7%,英國的甚至為-0.3%。全球經濟活力減弱,發達國家經濟滯脹,發展中國家出口大幅下降。
        而此時的中國經濟在經歷了30多年的改革開放后,雖然發展迅速、成果矚目,但人口紅利的優勢已并不明顯。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大陸勞動人口(15歲至59歲)數量為9.37億人,比2011年減少了345萬人,下降了0.6個百分點。專家預測,中國人口紅利的拐點將在2015年提前到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勞動力短缺、人口老齡化等問題將影響中國宏觀經濟的發展。
        另一方面,中國電子商務、云計算、智能終端市場正處于蓬勃發展的狀態中。數據統計,2013年,中國云計算的市場規模為60.75億美元,接近2010年的3倍;2013年中國電子商務的整體交易規模為9.9萬億元,同比增長21.3%,國內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商品成交總額超過亞馬遜和eBay的成交總額之和;2013年,中國網民的規模達到6.18億,互聯網普及率45.8%,手機網民規模持續增長,以微信為例,微信發布僅僅2年,用戶規模就達到4億。
      人口紅利的消失、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到來、龐大的網民基礎,種種因素為中國推進工業化和信息化、推動經濟轉型升級提供了機會。
      2013年7月1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要求,促進信息消費,要把握好市場導向、改革推進、需求引領、有序安全發展的原則,推進工業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拉動國內有效需求,推動經濟轉型升級。
         貴州可以說是西南地區較早抓住大數據、利用大數據發展經濟的西南省份。
        2013年9月8日,貴陽市人民政府與中關村科技園區管理委員會在貴陽國際生態會議中心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共同打造的“中關村貴陽科技園”揭牌。


2013年09月08日,中關村“牽手”貴陽共建科技園(圖/視覺中國)

之后的三個月,中國電信云計算貴州信息園、富士康貴州第四代綠色產業園、中國聯通(貴安)云計算基地、中國移動(貴州)數據中心項目相繼在貴州開工。
       2014年2月25日,貴州省人民政府印發《關于加快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若干政策的意見》和《貴州省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規劃綱要(2014—2020年)》?!兑庖姟访鞔_,將從多方面發力,推動大數據產業成為貴州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引擎。
      兩份文件發布后的一個月,貴州·北京大數據產業發展推介會在北京舉行,貴州發展大數據的帷幕正式拉開。
       從中關村科技園的合作到多個數據中心的開建再到大數據產業發展推介會的舉辦,貴州的這場“數據風暴”并不是空穴來風,它更像一場有規劃的經濟布局。

  DT時代是生態競爭,

  必須抓住大數據帶來的機遇

   ——馬云

  清華大學全球產業研究院創新與產業升級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宋德錚認為,一個最小商業生態的出現應包括“資源、人才和企業的參與,越來越多相互具備協同效應的新產品和新服務的涌現,以及應用場景拓展、不同應用場景的相互連接。”
      宋德錚口中的“生態”,在當今的經濟形態中并不罕見,阿里圍繞電商建立起來的電子支付、物流、金融、文娛是生態,微信圍繞場景建立起來的社交、電子支付、游戲也是生態。
       如果留心研究,會發現,貴州的大數據發展路勁也透露著“生態化”、“產業化”的訊息。
       2014年,貴州省人民政府印發《關于加快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若干政策的意見》和《貴州省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規劃綱要(2014—2020年)》,從提升產業規模、促進重點行業發展、鼓勵技術創新、培育人才體系等方面出臺政策,推動大數據產業鏈發展。
        而在2017年貴州省印發的《貴州省數字經濟發展規劃(2017-2020年)》中,這樣的訊息似乎更為明顯,“加快發展資源型、技術型、融合型、服務型‘四型’數字經濟,構建數字流動新通道,釋放數據資源新價值,激發實體經濟新動能,培育數字應用新業態,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
       “四型”數字經濟從以數據采集、數據存儲、數據加工、數據交易等為代表的資源型數字經濟,以數字終端產品、軟件和信息技術、基礎設施運營、數字安全等為代表的技術型數字經濟,以智能制造、數字農業、綠色能源等為代表的融合型數字經濟,以智慧旅游、智慧健康、電子商務、數字金融、智慧物流等為代表的服務型數字經濟四個角度論述了貴州如何發展大數據。
      這不僅構成《貴州省數字經濟發展規劃(2017-2020年)》的主要內容,也成為貴州省大數據建設之路上的發展重點,而這洋洋灑灑3萬多字的數字經濟發展規劃也成為全國首個發布的省級數字經濟發展專項規劃。
      如果說《關于加快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若干政策的意見》、《貴州省數字經濟發展規劃(2017-2020年)》等文件只是從政策層面確立貴州大數據發展路徑的生態化、產業化定位的話,那么自2015年第一屆數博會召開以來,貴州省在大數據領域取得的各項成果則很好地踐行了貴州發展大數據生態化、產業化的決心。
       2016年12月19日,貴州省大數據局發布《貴州省“十三五”信息基礎設施專項規劃》,開展“全光網城市”“無線網絡·滿格貴陽”建設,推進貴州省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截止目前,貴州省全省行政村4G網絡和光纖基本全覆蓋,互聯網出省帶寬達到6730Gbps,貴陽市成為國家級互聯網骨干直聯點城市;
       2017年2月8日,貴陽市舉行首批大數據產業集聚區(基地、中心)授牌儀式,貴陽市16個大數據產業聚集基地被授牌。16個基地內聚集了戴爾、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奇虎360等國內外知名大數據企業,培育了貨車幫、白山云、朗瑪、東方祥云等一批本土互聯網企業;


貴州首個國家級新區貴安新區大數據產業綜合體,貴安七星湖畔的泰豪e時代(圖/視覺中國)

       2017年1月中旬,貴陽市“政府數據共享交換平臺”正式上線運行。截止目前,該平臺已實現對全市54家單位、216個系統的2290個數據目錄字典的集中存儲、統一管理,開放數據集和API資源1180個,數據530多萬條,貴陽市政府數據開放平臺入選2018年中國網絡理政十大創新案例。此外,貴陽市還發布了是全國首個大數據的地方性法規——《貴陽市政府數據共享開放條例》;
       2018年2月11日,貴州省推進“千企引進、千企改造”工程、“萬企融合”項目。截止目前,貴陽市對貴州輪胎、詹陽動力等647個傳統企業進行了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升級,貴陽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已有60%的企業實現“上云”;貴州省建設了100個標桿項目、1020個示范項目,帶動融合企業1530戶;“工業云”成為全國4個面向特定區域平臺試驗項目之一,航天電器、貴陽海信等9家企業入選國家級智能制造和兩化融合試點示范。在大數據與實體經濟融合指數上,貴陽市高達42.5;
      此外,三大運營商數據中心、騰訊數據中心、iCloud中國(貴安)數據中心、華為全球數據中心等項目落戶貴州,貴州初步形成以貴安新區為核心,貴陽、黔西南為補充的數據中心布局,成為中國南方數據中心示范基地。而建于貴陽、全國第一家以大數據命名的交易所——貴陽大數據交易所也已成功實現盈利。
      可以看出,無論是4G網絡和光纖速率等基礎信息設施的建設,還是騰訊數據中心、iCloud中國(貴安)數據中心等數據中心的落戶抑或是千企引進、千企改造、萬企融合等項目的實施,貴州大數據要走的不只是一條單一維度的數據之路,而是一條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的多維度、多層次的大數據路徑,即橫向上,加強大數據與工業、制造業、農業等傳統行業的融合;縱向上,在數據收集、數據分析、數據挖掘、數據清理、數據交易上延伸拓展;同時,積極制定、頒發相關法律法規,彌補大數據領域的法規空白,促進大數據行業規范發展。
      而這反映在經濟建設上,便是貴州省近幾年來GDP的飛速發展。數據顯示,2015年-2017年,貴州省數字經濟增速連續三年全國第一;2018上半年,貴州省以10%的GDP增速排名全國第一;截止2017年,大數據對全省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20%;目前,全省大數據企業達8900多家,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33%,大數據為貴州數字經濟的跨越發展注入了新動能。

  數據的力量正在重塑整個社會

  甚至人類的天性,我稱之為“數文明”

   ——涂子沛《數文明》

  “互聯網已經成為一種沉淀數據的基礎設施,它像大陸架一樣,無數的數據和記錄如土壤一般依附在它之上,這些記錄催生了智能商業,但互聯網的影響又絕對不止于商業。”在阿里巴巴前副總裁涂子沛《數文明》一書中,他用從結繩、甲骨文、印刷到互聯網的記錄方式,闡述了互聯網如何影響人類文明,如何重塑社會、商業和個人的故事。
     被互聯網改變、影響甚至是顛覆的故事不只發生在涂子沛的文字記錄中,在貴州這個西南省份,大數據也在一點一滴地影響、改變、重塑著這里的經濟結構、商業力量甚至生活方式。
      2016年,貴州傳統風味食品“老干媽”投入700萬元,在貴州建立大數據運營中心。該大數據中心通過對原材料采購、產品生產和營銷、質量檢測和監管進行精準分析、精細管理,實現了企業年產值從2015年40億元增加到2017年50億元的效果。而這款行銷“一帶一路”沿線72個國家和地區,以香辣突出、回味悠長等特點而聞名的拌醬食品也成為美國人民餐桌上的座上賓,并曾被美國奢侈品電商平臺Gilt 奉為尊貴調味品,限時搶購。
       老干媽運用大數據做運營、促生產的故事并不是個例。
       成立于1997年的貴陽海信電子有限公司依托“大數據+智能制造”,同樣實現了降本提效的效果。據媒體報道,自2014年貴陽海信啟動“大數據+智能制造”戰略以來,貴陽海信的年產能從改造前的90萬臺增加到了190萬臺;產品生產時間由原來的1周縮短至2小時,產品不良率下降了27.56%,人工成本節省了近5000萬元,運營成本降低了26.78%。
      此外,還有大數據+電商的茅臺、大數據+金融的貴州通TSM以及大數據+物流的滿幫集團,這些平臺利用大數據或互聯網重構商業形態,或為平臺帶來了可觀的營收,或對民眾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如果說老干媽數據運營、茅臺電商業務、貴陽海信的智能制造是大數據對傳統產業的重塑的話,那通通村、多彩寶等互聯網APP的出現,則賦予貴州人民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對這種不一樣體會較深的或許是來自貴州黔東南州雷山縣郎德鎮報德村的司機陳文華,他通過在一款農村網約車平臺——通村村APP上跑車,能實現月收入每個月增加1000元,這對于一個普通村民來已經十分可喜,而這樣的事也許正發生在通村村覆蓋的貴州39個縣的居民身上。
     另一個被大數據改變生活的或許是來自貴陽市的小黃,這個土生土長的貴陽人自2015年以來,已連續三年做了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以下簡稱“數博會”)的志愿者,“看到很多有趣好玩的科技展品”、“能在貴陽能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數博會給了這個愛好科技的女孩一個了解世界的窗口。

2018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吸引參觀者 (圖/視覺中國)

       事實上,網約車司機陳文華、志愿者小黃只是大數據貴州下的一個縮影,像這樣被大數據、互聯網改變的人在貴州還有很多很多,比如用APP掃碼即可搭乘地鐵的上班族,又比如通過“筑民生”平臺即可在網上辦理戶籍證照、生活賬單、醫療出行等一站式服務的貴陽市民。
     
從年輕學生到上班族,大數據、互聯網正改變、影響著貴州人民的生活習慣甚至興趣愛好,而這些反應到城市風貌上,則是城市年輕指數、創新氛圍的加強(在QQ大數據發布的《2018全國城市年輕指數》中,貴陽市以88的城市年輕指數首次拿下“最年輕城市”榜首),如今的大數據,于貴州來說儼然成為一張名片。
       利用大數據、互聯網,運用信息化、現代化手段,改造、賦能傳統產業,重塑商業模式,促進經濟發展。如果從貴州這些年來取得的大數據成就來看的話,確實如此。而如果將大數據聯系到貴州發展經濟的整體戰略,會發現,對于貴州來說,大數據不止于大數據,它同時也是貴州發展大扶貧、大生態戰略行動的關鍵環節,對大扶貧、大生態的打造起到賦能、改革、升級的引領作用。
       或許我們可以從兩個實例中窺見一二。
      2018年年初,貴州省水利廳發布2016—2017年度貴州省水利科學技術獎獲獎名單,其中,貴州東方世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世紀”)打造的項目——《“東方祥云”基于遙感大數據的洪水預報系統研究》獲唯一一個特等獎。該項目利用大數據,對全球范圍內采集到的水庫、河流水量等指標和數據進行計算分析,將洪澇災害預測期從過去的20分鐘延長至72小時,以實現洪水預報與調度?;诖髷祿暮闈碁暮︻A測為政府環境治理、民生治理無疑提供了一個更有效、更科學化的手段。該項目同時成為2017年工信部《大數據優秀產品、服務和應用解決方案案例集》入選的唯一一個水利和氣象項目。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貴州農經網的“大數據助力村域經濟扶貧模式”。該模式曾入選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脫貧和環境目標實踐典型案例,受到社會各界好評。它借助大數據,對農戶生產、消費等數據進行收集,為分散各地的農民提供授信、貸款、支付等金融服務,最后通過搭建農村信息發布平臺、電子商務平臺,打通農戶從貸款、種植再到銷售的全鏈條。目前,該項目的市場運營主體已完成全省10萬余戶農戶基礎信息采集及信用評級,初期貸款正在啟動中。

 貴州省遵義市湄潭縣生產的草鞋,湄潭把扶貧開發與現代農業、鄉村旅游等統籌推進,全縣建檔立卡貧困戶12961戶43689人,已脫貧9913戶35777人。(圖/視覺中國)
 

       一組數據更能直觀地感受到大數據對貴州生態經濟發展帶來的轉變。在由貴州省統計局、國家統計局貴州調查總隊發布的《貴州省2018年上半年主要統計數據》中,2018年上半年,貴州省全省旅游總人數4.71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34.1%;旅游總收入4382.06億元,增長39.5%,旅游消費持續“井噴”。而網絡消費水平則呈現出持續增長,2018年上半年貴州省限額以上單位通過公共網絡實現商品零售額42.25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50.0%,“黔貨”品牌影響力逐漸增大。
     “推動大生態與大扶貧、大數據、大旅游、大健康、大開發五個結合,發展生態利用型、循環高效型、低碳清潔型、節能環保型四型產業,所有這些都為貴州建設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并實現趕超跨越提供了強大的釋能。”正如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勇對貴州發展大數據的評價。
     或許從這個角度來說,大數據對于貴州來說不僅僅是名片,還是經濟發展的“源頭活水”、強大引擎。
       當然,這樣的轉變、這樣的城市建設并不是一帆風順,不可否認,人才缺乏、科研基礎薄弱等弱勢依然成為貴州發展大數據、進行城市建設的硬傷,但正如吳曉波在《激蕩三十年》中所說,“很多事物的開始是謹小慎微的,但一旦開始,那就為以后提供了依據,開始即存在過。”
        關于大數據的貴州故事還在不斷上演,而無論如何,這些故事中的人也已經與過去“落后”、“封閉”環境中的人不一樣了。(數據觀記者 程遠肖)


分享到:
优酷杨晃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