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文旅企業恢復振興十建議

發表時間:2020-02-14 15:00:00

【點睛】在目前“疫情”尚未過去,旅游業已遭受重創,一大批中小企業走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盡管面對的滿是荊棘,但是,我國宏觀經濟基本面依舊向好、文旅行業增速超過大部分行業文旅消費已成生活方式、市場可能的報復性反彈等,因此不可能坐以待斃,要有信心,特別是投資人及高層管理人員,一定要把目光放長遠,堅定疫情影響是一個“暫時性”沖擊,早做謀劃,以圖東山再起,迎接“云霧后的陽光”。

旅游業是戰略性支柱產業,旅游業是一種現代服務業,還是一個以人的流動為基本特征的產業,旅游業高度依賴于外部環境,因而有其敏感性,對外部環境變化時反映很快,一些突發性事件常常影響旅游業的發展與變化,如類似新冠肺炎這樣的公共衛生事件、汶川大地震等這樣的自然災害、日本核電站泄漏等這樣的公共安全事件等,旅游業會因是否安全等問題發生波動,受到重創。

旅游業對新冠肺炎疫情總體呈現出:響應很快,沖擊面廣,受創重深,影響深遠等特征。封城、封路、封村等全面阻隔新冠肺炎疫情傳播,也使得旅游業基本上旅游客流全面阻斷,旅游業基本停頓,旅游經濟業績斷崖式下降、旅游企業幾乎全面停業。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又恰逢是春節黃金周,盡管有很多人對黃金周休假制度發表過眾多意見和建議,也因種種原因黃金周一直并沒有取消,其原因就在黃金周極大地拉動旅游消費、滿足人們的休閑旅游的需要、滿足人們因帶薪休假制度沒有充分落實而要開發中遠程旅游的需要,也為旅游業帶來很大的效益,這次疫情與黃金周的疊加、與傳統春節的疊加,加上這次疫情“休克式療法”封閉、阻隔其傳播,使旅游業的損失大于其他一般行業。加之之前為春節黃金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提前準備了豐富多彩的活動,前期進行了大量的宣傳推廣。這也是一較大投入,也基本是全打水漂。

由于對這次疫情采取的差不多是阻斷式防御,景區景點全部關閉、旅行社或OTA企業退團退款現象普遍、酒店和民宿等差不多全部進入“冰凍”、旅游文化演藝停業、旅游餐飲和購物等無人問津、旅游交通停運等,使得旅游業幾乎所有要素、領域均受影響而近乎“停擺”,與旅游業相關的農副產品生產銷售、手工藝制作銷售等自然也受影響。導致旅游企業陷入生存危機,甚至破產的困境。由于受其旅游業務無法展開,旅游業績無法體現,使其資金流有可能出現“斷鏈”、旅游從業人員被迫“失業”、旅游景區景點、酒店等運行維護成本無法回收,一些微小企業可能因此而破產關門,其他一些企業也可能經營出現困難,甚至有生存危機。

作為文旅企業和文旅人在抗疫戰中表現突出,為“抗疫”做出了重大貢獻:

——響應政府號召,根據國家文化和旅游部辦公廳《關于全力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暫停旅游企業經營活動的緊急通知》(文旅發電〔2020﹞29號),以及地方政府、文旅部門要求,顧全大局,堅決、及時關閉相關的景區景點、賓館酒店、民宿、餐飲、購物、休閑娛樂、演出、文博等經營場所,和旅行社、OTA等的經營業務,并實施相應的防控措施;

——配合政府及文旅部門做好各地滯留游客的“安頓”“心理疏導”和“抗疫”工作;

——參與各地甚至深入社區進行“抗疫”防控工作;

——導游不僅保障游客能“旅居抗疫”、順利歸來,還能境外采購口罩等防疫緊張物資;

——許多文旅企業捐資捐物支援疫區抗疫;

……

在目前“疫情”尚未過去,旅游業已遭受重創,一大批中小企業走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盡管面對的滿是荊棘,但是,我國宏觀經濟基本面依舊向好、文旅行業增速超過大部分行業文旅消費已成生活方式、市場可能的報復性反彈等,因此不可能坐以待斃,要有信心,特別是投資人及高層管理人員,一定要把目光放長遠,堅定疫情影響是一個“暫時性”沖擊,早做謀劃,以圖東山再起,迎接“云霧后的陽光”。

一、關注政府及有關部門陸續推出的扶持、激勵政策

國家有關部門己有針對旅游業的支持政策舉措,各地也紛紛出臺了相應措施,如1月31日,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發出通知,要求“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文化旅游等行業……特別是小微企業,不得盲目抽貸、斷貸、壓貸”;2月1日,財政部發出通知,要求“加大對受疫情影響個人和企業的創業擔保貸款貼息支持力度”;2月6日,財政部、稅務總局發布公告,指出“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困難行業企業2020年度發生的虧損,最長結轉年限由5年延長至8年。困難行業企業,包括交通運輸、餐飲、住宿、旅游(指旅行社及相關服務、游覽景區管理兩類)四大類”;2月6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財政部等就支持中小微企業穩定就業制定了相關政策,并指出“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失去收入來源的個人和小微企業,申請貸款時予以優先支持”;文化和旅游部辦公廳發出通知,對“全國所有已依法交納保證金、領取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證的旅行社,暫退標準為現有交納數額的80%”。2003年“非典”后云南省政府部門出臺了4條措施幫助旅游企業渡過難關:一是減免旅游企業行政事業性收費,除了國家規定減免的外,連云南省里唯一征收的“旅游促銷費”也減免了;二是對政府性的15項基金也作出減免;三是減免從5月1日到9月30日的稅收;四是對旅行社退還部分“質保金”,以現金幫助企業維持日常開支,從2003年6月1日一直適用到2004年12月31日,對“非典”后云南旅游業的恢復振興起到了很好作用。建議可以組織相關部門研究:在免繳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減免部分行政事業性收費、實行臨時性財政補貼、短期流動資金貸款擔保、旅游專項基金、財政貼息貸款、緩繳或少繳政府資源補償費等方面給予旅游企業扶持。上海“對因疫情影響導致按期繳納稅款有困難的,符合延期繳納稅款條件的,依法準予延期繳納稅款,最長期限不超過3個月”。“按照國家政策規定,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困難行業企業2020年度發生的虧損,最長結轉年限由5年延長至8年。”建議有專人負責了解和落實各級政府、部門的支持政策,最大限度地利用國家和政府的力量。

二、及時謀劃“疫后”計劃

誰先主動行動,誰將優先掌握主動權。應綜合自身基礎和優勢,客觀分析“疫后”的發展形勢、機遇與挑戰,“有所為有所不為”,舍得、利弊清晰在心,謀劃自救、恢復、振興的行動預案,對景區發展方向做出選擇,制定好行動方案,采取行動,聚焦做精。

三、做好“開源”適應新變化

立馬行動調整原有計劃,開始解決問題,不要等待。做好新的發展行動計劃,與專業的人士和專業的公司重新梳理項目定位,優化產品結構;思考新項目投入,進行項目提升和產品升級;開展周邊游、近程旅游、健康旅游、研學旅游等。疫情后,利用周末1-2天的本地游和周邊游將最先快速崛起。開發新業態,推進新業務,多種經營,創新旅游項目;打造個性化的、特色化的、有競爭力的產品,加強網上營銷力度,做好“開源”工作,為疫情后打基礎,適應疫情后新的反彈性報復式的消費增長。

四、延續生命為要

節流止損,調整預算,壓縮開支,調整年度目標和經營策略,力求資金不斷鏈;盤點公司現金流家底,預估現金流還能支撐的時長;各種方法籌措外部資金:政府補貼、銀行借貸、私募、吸引投資等等,嚴控內部非必要支出,減少損耗,低成本運營。集中資源保留最有效率和價值的業務,主動做減法,斷臂求生;減非主流價值業務,減長線投資,減不帶來現金流的業務。及時調整營運措施,經營思路轉化,保證目前節約成本度過難關,為后續的運營提升做好充足準備。要活下去。

五、做好人員培訓,提升業務素質

提高運營管理團隊的整體素質和專業能力,加強業務研討和員工培訓,做好企業文化的培訓、產品培訓、服務培訓、營銷創意培訓、管理培訓等,學習同行在應對疫情沖擊方面的做法。

六、加快科技應用,發展智能服務

充分利用好科技為文旅賦能。積極探索網絡化辦公的新模式。硬核的科技領域或將成為修補疫情帶來的文旅經濟缺口的主力軍。加快研發投入和模式創新成為眾多文旅企業渡過寒冬的選擇。其中,智能化運營,智慧化管理,數字化產品,在線化營銷成為諸多文旅企業、文旅項目提質升級和思考轉型的方向。利用好自媒體。企業自媒體還自帶銷售和數據庫營銷的功能,對于積累私域流量和形成企業的戰略競爭力大有裨益。通過持續的內容傳播,低成本、高效率地傳播和營銷。

七、延長和拓展產業鏈,構筑企業發展的穩定態

有人指出:文旅行業具有得天獨厚的異業合作和聯合營銷優勢。在各個行業普遍受沖擊、利潤下降、營銷費用削減的情況下,異業合作和聯合營銷是紓解文文旅行業營銷乏力的重要手段。整合企業、政府、行業協會、科研院校、相關企業等構建新的商業網絡,業務共生、生態共建、利益共享,形成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認知共同體,最終成為命運共同體。

八、制定優惠獎勵政策

制定一定的優惠政策,促進人流回潮,提前預告一系列旅游策略計劃,提前吸引注意力,鎖定特定客源。如對參加疫情防控醫護人員、部隊官兵實行免、減等政策;2003年6月,張家界市向全國抗非典一線的所有醫護人員發出邀請,在全年內對他們免除景區門票、公園環保車票和索道費用。

九、準備做一些活動

提前策劃疫后可能的因地、因時、因事組織一些節事活動以及五一節(2020年的五一假期有5天,不一定能全面恢復旅游)、暑假(可能會被順延壓縮)、國 慶節等各節點的策劃,還有周未等,迅速恢復市場“存在感”,激活生命力;提前灑下一把種子,讓市場提前產生消費預期,勾起消費欲望,引導壓抑了幾個月的旅游熱情再度爆發。

十、維護擴展公共關系

建議迅速成立公共關系小組,負責與政府、銀行、投資者、供應商、媒體、上下游客戶的協商溝通,達成諒解,獲得相關利益者理解與支持;繼續保持公共關系,做好老客戶聯系,借助共同抗疫擴展新關系等。焦點是和客戶溝通、解決問題、并提出解決方案。

俗語說“辦法總比困難多”。在危機中,誰在此刻率先做好準備,誰便在疫情結束后最先迎來機遇。文旅人亦要在這時期,規劃好未來的發展布局。著名的旅游學家魏小安先生說:文旅行業嚴冬過后是陽春。相信,文旅人在疫后將迎來旅游業發展的“陽光”。(明慶忠)



本網轉載文章,均已注明來源,若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分享到:
优酷杨晃靠什么赚钱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上上盈怎么样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北京pc蛋蛋28单双方法 幸运28评测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福建快3预测一定牛 秒速飞艇官方网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表 四川快乐12技巧万能六码